我要入驻

气蒸云梦泽 波撼岳阳城 ——夏永《岳阳楼图册页》

2016-03-25 07:34 张楠专栏
1611

文章原载于《中国书画报》2015年第007期

        收藏于云南博物馆元代夏永的《岳阳楼图册页》是一幅不足一平的盈尺小品,但面对这张尺幅不大的画作,你可见波澜壮阔的气势,仿佛身临其境感受洞庭湖的烟波浩渺,你不禁会被这深邃的意境深深吸引……在这小品中,绘画美学中所崇尚的对比、平衡、跌宕、想象被诠释得十分精彩,令人百看不厌,回味无穷。

      夏永,何许人也?他在画史上是一个谜一般的人物,他的画常被误认为是王振鹏所画,而文献记载更是凤毛麟角。只可从其《岳阳楼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的自题跋中可知:夏永,字明远,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生卒年月不详。从其存世的11件作品可见其精界画,尤擅画长宫殿楼阁。比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有《岳阳楼图册》二幅、《丰乐楼图册》、《映水楼台图册》;台湾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岳阳楼图册》;云南省博物馆收藏的《岳阳楼图册》、《滕王阁图册》;上海博物馆收藏的《楼阁图册》、《滕王阁图册》;弗瑞尔美术馆藏《岳阳楼图册》。这些画册均为墨笔白描界画,采用册页形式表现著名的楼阁殿台,笔墨精细,幅制小巧,功力深厚,风格独特。

  在中国绘画史上,对界画的评价一直不高。顾恺之就有评价说“台榭一定器耳,难成而易好,不待迁想妙得也”。但从界画流传作品来看,凡精品多为工艺性和艺术性结合完美的作品,夏永的《岳阳楼图册页》即是这样意境深远的传世精品。《岳阳楼图册页》为绢本墨笔白描,纵24厘米,横24.7厘米。右上角蝇头小楷题《岳阳楼记》,无款印。岳阳楼原为古代巴陵郡(今湖南岳阳)城的西城楼。始建于唐,因李白、杜甫、孟浩然、白居易等人曾登楼赋诗而得名。宋景宗庆历五年(1045年),郡守滕子京主持重建,“增其旧制”。岳阳楼楼高三层,下瞰碧波万顷的洞庭湖,气势宏伟,景色迷人,为巴陵名胜之最,并以宋代大家范仲淹作《岳阳楼记》后而声明益著。后其与湖北武汉黄鹤楼、江西南昌滕王阁并称为“江南三大名楼”。

       图中所绘岳阳楼与实际岳阳楼一样,城高三层,最上一层飞檐画栋,直通云霄;二层主楼外有两座小楼环绕,主楼及小楼均有人物,或立或坐,或凭栏远眺,或宴饮谈论,各种动态依稀可辨;最下一层是高大而坚实的城墙。紧挨城下又有一小阁,旁立一旗杆,杆上酒旗随风飘舞。楼左侧山石土坡上灌木杂生,参差掩映。画家有意将楼阁安排在画面左下角,采用虚实相对的对角线构图,而右侧留下一片空白,象征湖水,远处巨壑空茫,远山一带,取孟浩然“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诗意。

       整幅笔法秀劲细密,巧妙地把直线、横线、斜线、弧线等各种线条有机地结合,通过轮廓的轻重,线条的疏密,清楚地交代出楼阁远近纵深的层次感和“向背分明”的体积感,比例构造准确合度,飞檐、梁柱、斗拱、围栏等细节描写具体而精致,让观者有“可观、可游”之感。画家舍弃设色而纯用白描的表现手法,使得画面虽千繁万复却不显阻滞拥塞,盈尺之间,明洁素雅,美轮美奂。

       从《岳阳楼图册页》的绘画风格来看,夏永的绘画面貌以宋代风格为主,又间有元人之法。构图在画面的一侧以精细的笔墨实写建筑及树石,而于另一侧以写意法绘一抹远山,以画面的空白处象征水泽并题写文赋,整幅画面虚实相对。这种构图当由南宋“马一角”(马远)、“夏半边”(夏圭)的构图法变化而来。其线条繁密平稳,度律谨严,讲究功力,明显具有宋人意味;树木用勾勒效染法,当源于北宋末年的宣和画院;点缀人物形小而状貌各具,与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相仿佛;山石土坡的画法已有宋末元初的赵孟頫的痕迹,所绘建筑,在技法上则与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元初人的《江山楼阁图》有一脉相承的关系。另外,该图布置得当,技法娴熟,具有高度的艺术水平,形成了独特的风格,说明夏永在当时技法已经纯熟,当之无愧为“元代王振鹏而后的界画高手”。(谢稚柳先生语)
       吟着唐代范仲淹的“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前人之述备矣。”你可以感受到的是岳阳楼的文化底蕴,观看夏永的《岳阳楼图册》,醉身于“心旷神怡,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却信岳阳楼已印心底,斯图久留存。


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