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入驻

清奇新丽 法融中西 ——五德《澄海、木兰、金山、石塘图卷》

2016-03-25 07:32 张楠专栏
1080

   文章原载于《中国书画报》2014年第063期

       清初,特别是在康、雍、乾盛世时期,绘画出现了一种新的形势:一批掌握西方绘画技法的耶稣会传教士来到中国,除了在华传教,还在皇宫中进行绘画创作和西方绘画技法的传授活动。其中比较著名的有意大利人郎世宁、潘廷章、艾启蒙,法国人王致诚等等。受此影响不久后,一批宫廷的包衣受雍正、乾隆的命令,前往欧、日学习西方绘画,归国后又进行西画技法的普及和中西绘画结合方面的探讨,从而引发了东、西方文化之间的较大规模的碰撞、交流与融合。比如存世最早的油画作品有满族画家五德的纸本油彩山水画就是这个时期的作品。

       五德,生平年代不详,约活动于清代中期,其存世的作品极少,这幅天津博物馆所藏的《澄海、木兰、金山、石塘图卷》为其真迹之一。本图卷为纸本设色,纵35厘米,横745厘米。画家采用中国画颜料,在经过特殊处理,不易晕染的纸上,以西法写作风景画四段。每段图名由成亲王永瑆题名,分别为:“山海关澄海楼图”、“木兰图”、“金山图”、“海宁山塘图”。成亲王何许人也?成亲王本名爱新觉罗·永瑆(1752-1823年),字镜泉,号少厂,别号诒晋斋主人,清高宗第十一子,生母为淑嘉皇贵妃金佳氏。乾隆五十四年封为成亲王。成亲王永瑆自幼酷爱书法艺术,加上得天独厚的条件,得窥内府所藏,而自藏又十分丰富,书名重一时。永瑆书体博涉诸家,兼工各体,与刘墉、翁方纲、铁保并称清中期四大书家。

       在图卷后拖尾,有永瑆以俊逸的楷书题跋,曰:“余生六岁从猎木兰,其后乾隆癸卯之秋,出山海关至沈阳。甲辰之春至江浙壮游,美景不可胜图。适有御史五德者,宦迹周南北而善泰西画法,为余作四图,时年已七十余矣。”款属“嘉庆戊辰五月廿日成亲王。”下钤白文印“成亲王”、“诒晋斋印”。跋语中“泰西”是指郎世宁。从跋语可知作为具有一定书画鉴赏力的成亲王对擅长郎世宁西画画法的五德赞赏尤嘉,并让其为自己生平所游历的四处美景进行写实性的创作,也反应出五德的绘画造诣得到社会的认可。

      整体来看《澄海、木兰、金山、石塘图卷》设色淡雅,布局巧妙,中西画法相结合,展现给我们一种与清代宫廷绘画完全不同的新奇清丽的艺术格调。画家以散点法来布景,大面积的留出天空、云气和远景,营造出空灵、幽远的艺术氛围,这符合传统中国画的审美方式。而在空间构图上,画家又力图在二维的平面空间中营造出三维空间的真实感,山体与树林又具有近大远小的透视关系的。画中树木又采用西方油画的点法画出明暗相背,人物与动物的画法不再像中国画用线造型,而是受郎世宁影响,完全以光影和色差表现,令人耳目一新。尤其是《山海关澄海楼图》与《木兰图》中对牛马和骆驼的塑造上,完全符合西方画法,生理结构准确,造型饱满结实,栩栩如生。五德与郎世宁所不同的是在色彩上运用上,郎世宁喜用鹰白、松绿、棕红、绛色和粉紫等绚丽鲜明的浓重颜色,制造出一种富贵的盛世气象。五德则以灰白色调为背景的天空色,以淡彩色晕染效果为主,呈现出水色淋漓的光影效果。

          五德虽学郎世宁画法,但其实郎世宁在山水画并无太多建树。如目前郎世宁仅存山水画《海天旭日图横轴》同样是描绘山水,他更强调光的感觉。虽然画面中留白云气参照了中国山水画手法,但是整幅画呈现着明显的西方风景画的风格,像一张色彩陈旧的彩色照片。

        可以看到,清代正值东西方文化艺术交流之初,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观念、艺术形式在不断的碰撞与冲击,使得像类似《澄海、木兰、金山、石塘图卷》这样的绘画作品开始大量出现。中国传统文人画家视西洋绘画为“形胜神穷”的工匠之作,西洋画家则视中国画技法为毫无透视技法,“阴阳远近俱不可见”的错误画法,要想融合两者是非常困难的。像五德、郎世宁等画家在这样一个年代被推到了探索中西绘画结合之道的风口浪尖上,他们以大胆的精神,将中国山水画对意境的追求与西方写实造型完美结合,这仅仅是一些法融中西的全新尝试,即使算不上成功,却给后人留下许多有益的启示。


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