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入驻

求新求异、率性而为 ——罗聘的《仕女图轴》

2016-03-25 07:30 张楠专栏
1738

       罗聘是清代“扬州八怪”里年龄最小的一个,也是绘画技艺最全面、题材最广泛、风格最独特的一个。随着罗聘的去世,这一辉煌的艺术流派就在历史上彻底结束了。作为“扬州八怪”殿军人物,罗聘在法古的基础上继承了“扬州画派”求新求异、率性而为的画风。赵环玉曾将其与清代诗坛领袖翁方纲相提并论,“吟坛首北翁,画法数南罗”。著名画论家秦祖永在他的《桐荫论画》中,把罗聘的绘画放入“神品”之列。可见罗聘在当时画坛上占据着突出的地位。在北方高其佩及其传派如火如荼地发展指画艺术,代代相传,方兴未艾的同时,罗聘在南方扛起了指画的大旗,为指画在南方的发展延续起到了不容忽视的作用。罗聘的指画艺术也大大丰富了“扬州画派”的绘画形式。

       罗聘存世的指画作品以两大题材为主:一类是果蔬花卉,另一类是纨扇仕女。现欣赏的这幅天津博物馆所藏《仕女图轴》为罗聘指画仕女图中的代表作之一。此画为纸本墨笔,纵54厘米,横29厘米。自题王昌龄的诗句《长信怨》“奉帚平明金殿开,暂将团扇共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自署:“两峰道人画于京师麻线胡同。”钤印:“罗子”(朱文)、“两峰”(朱文)。

      王昌龄 (698年— 756年),字少伯,是盛唐著名边塞诗人,后人誉为“七绝圣手”。《长信怨》是咏西汉成帝的妃嫔班婕妤,她遭到赵飞燕姐妹的排挤,无法在后宫立足,只好申请到太后居住的长信宫侍奉太后,免得遭受迫害。罗聘取王昌龄的诗句,以指代笔表现了一个失宠的宫女形象。画面中没有任何背景,只有当年受过帝王青睐,现已玉颜不再的仕女手执团扇孤单的伫立于风中。虽不见她的容颜,但满腹的哀愁却被画家表现得淋漓尽致。罗聘主要从四方面表现仕女的哀愁:一是衣着。全画无颜色渲染,皆用浓淡相宜的墨色,巧妙地体现衣饰的主次变化。尤其是浓墨粗笔画出厚重的披肩和垂落的飘带,与以往仕女题材画中衣褶繁复,飘逸灵动的画面表现形成对比。人物腰部略显臃态,这也不符合清代女子纤腰的审美标准,可见画家有意为之,来暗示主人公韶华难留的悲哀;二是团扇。“团扇”,亦称纨扇、罗扇。因形似圆月,且宫中多用,故称“团扇”。团扇出现于汉代。班婕妤写过一首《团扇歌》:“新制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借咏团扇表露受排挤冷落的复杂心理,这是团扇在历史中被记载的开始。画家借用团扇点明女子高贵的身份,又暗喻宫中之人命运犹如此扇,时节一过便不再需要;三是外貌。画家不画正面,仅画侧面,不画五官,以虚代实,耐人寻味,焦墨发髻毫无精致,再次说明女子落寞境况;四是动静对比。对宫女上半部的描绘是衣襟浮动,右手执扇向前轻探,足下却僵立不动,浓墨的飘带亦无力随风舞起,将仕女对凡尘的有心无力呈现出来。

       罗聘中年时期曾三赴北京,卖画为生。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5月初,罗聘二次进京。临行时,他志趣相投、琴瑟和谐的妻子方婉仪正患病卧床,但他还是义无返顾的北上。不料十三天后方婉仪便在扬州病逝。方婉怡的死令他悔恨终生,因而他借班婕妤的故事反映自己北上,妻子家中守候盼望归来的苦闷生活,这也是罗聘创作多幅指画仕女图的初衷。罗聘存世的其他仕女图,还有上海博物馆《指画纨扇仕女图》、旅顺博物馆《指画纨扇仕女徘徊图》、扬州博物馆的《指画唐人诗意图》,风格与此幅相差无几,均为立轴,其他几幅仕女图中衣服皆有淡设色,并有王昌龄《长信秋词》款题。

       整幅作品中仕女虽寥寥几笔,但画家功力自在,线条挺健,率性而为。又由于指墨创新绘画,具有拙朴之气,对亡妻的思念之情不言而喻。

       罗聘(1733年~1799年)清代画家。字遯夫,号两峰,别号花之寺僧、金牛山人、衣运道人、蓼州渔父,汉族,祖籍安徽歙县呈坎(现属徽州区),其先辈迁居江苏甘泉(今扬州)。他幼年丧父,家贫,跟随金农学画,聪明颖悟,曾为师代笔应酬,遍游名山大川。善画山水、人物、佛像和花卉、蔬果,尤擅梅菊松竹,均大雅不俗。并能诗,有《香叶草堂集》。


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