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入驻

古意苍茫 金石之趣—奚冈《古柏幽篁图》

2016-03-25 07:24 张楠专栏
1006

    北京画院 张楠

   

37 清 奚冈《古柏幽篁图》浙江省博物馆小图.jpg

清代绘画到了“四王”以后就更趋保守,往往守成有余而创新不足。直到道咸之际,这种局面才有所改变。黄宾虹《九十杂述稿》中曾经提到:“道咸中,金石学发明,眼力渐高,书画一道,亦称中兴。”嘉庆、道光年间,在浙江杭州等地涌现出一批精于金石学的画家,虽然他们的绘画从“四王”正统派规范入手,但因其自身广博的学识和治印的基础,能够自觉地挖掘传统精华,从金石碑碣中汲取营养来充实绘画艺术。因而能在正统画风之中另辟出书画金石融会贯通的新途径,被视为晚清金石派绘画的先驱画家,而奚冈正是其中之一。

 

     奚冈(1740——1803年),字铁生。据《清朝野史大观》记载:“钱塘奚铁生布衣冈,善书画。少年书法,出入欧、赵间,晚岁专精绘事,书名遂为所掩……相传,先生年三十余尚应童子试,有诮之者曰:‘此非童生,乃铁生耳。’先生忿甚,因自号铁生,遂不复赴试,以布衣终。”这虽然只是野史稗乘所记,但从中也颇能见出奚冈的生平和性格。我们现要欣赏的这幅浙江博物馆所藏的《古柏幽篁图》正是奚冈的代表之作。此幅为纸本设色,纵138.2厘米,横41.3厘米。画中绘双松苍劲古雅,附以竹石,以花青写出,幽远清净。画面右上角款题为:“古柏幽篁,拟瓯香馆笔意。蒙泉外史奚冈。”钤“蒙道士”白文方印、“奚冈私印”白文方印。“瓯香馆”是清初大画家、没骨花卉创始人恽南田的寓居和终老处,以南田“诗、书、画三绝”之名和《瓯香馆集》而蜚声艺坛。据洪亮吉《外家纪闻》载,瓯香馆是洪亮吉舅蒋颖若(字启宸)白云溪畔宅中的临溪小筑,恽南田贫困时曾租赁居住于此。

 

     奚冈一直重视书法和篆刻,而在晚年才开始致力绘画,其山水、花卉,皆称妙品。在花卉方面,他受恽寿平的影响比较大,得其气韵,画兰竹亦超尘脱俗。但他又不拘泥于一味模仿。这从其《仿古山水册》可见一斑:“岁寒风雨,草屋萧闲,鄙性疏懒,不耐苦吟,惟以笔墨自遣,每于酒半,灯下辄写小帖,数日以来,不觉叠叠盈册,就中模黄子久、倪元镇、沈石田、董思白诸公笔意,盖取其荒率天真,未敢以为似也。”这分明道出了他不拘泥古人而学古人之意的画学观来。奚冈的画虽自称为临摹,其实也是创作。恽寿平曾于康熙九年(1670年)作同样题款的《古柏幽篁图》。此幅绘画与奚冈所做的《古柏幽篁图》构图基本相同,都是前石后柏;在笔法上也极为相似,都是胡椒点点出古柏枝叶,但奚冈树干和石头的用笔拙中见秀,圆厚沉涩,金石趣味更为浓重,却又不失文人追求的怡情情调。看竹叶以青花淡彩点染,拉开了树石的远近距离,感觉空间无限推远,营造出一种幽静清丽的气氛来,和其平生所追求的旷达人生相契合。奚冈为人旷达孤介。陈文述《画林新咏•奚铁生》称:“梅花幽冷鹤清臞,啸傲云山旧酒徒。一树冬花锁清閟,西湖今日有倪迂。”可见其人品之高洁。

 

     综观中国写意画发展,从宋代产生文人画起到元代文人画正式形成,从事绘画者非以遣兴即抒发情怀,所体现出的是一种率直、天真、尚意的时代风尚,旨是在通过笔墨来表达情绪、思想。文人画把法帖中的传统笔法应用于绘画之中,呈现出一种清雅、飘逸的美感,使得中国画家更注重艺术审美的“书卷气”,形成了元、明、清绘画艺术以淡、雅、逸为正统的审美思想。清代中叶碑学的兴起,使绘画审美风范与笔法运用受到很大影响。碑学书法中所具有审美特征以及苍茫浑厚的视觉效果,极大地感染了这一代画家。奚冈既是书法家又是篆刻家,有着对传统绘画加以对接和改造的观念,以及对金石文化中草、篆入画的求同。他的艺术启蒙大都是治印。治印本身就是金石创作。他将印章的古厚之气融汇到书法之中。虽然他的绘画中“金石气”没有完全改变其文人画的精神,但他的绘画作品形成了与传统文人画作品迥异的绘画风格——苍茫与古拙,并将这种古拙、苍茫的精神与文人画的温雅、怡情的情调巧妙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刚柔统一,生机勃勃、充满活力,并且具有着鲜明时代气息的特征。


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