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入驻

重新审视历史的眼光—蒋嵩的《秋江归棹图》

2016-03-25 07:23 张楠专栏
984

    北京画院 张楠

    39 明 蒋嵩《 秋江归棹图》天津博物馆藏小图.jpg蒋嵩是既吴伟之后主要活动于南京的重要的浙派画家,因其纵笔豪放,多越矩度,曾被吴派讥为“狂态邪学”。其实历史上对其评价多有不符之处。在蒋嵩实际的艺术创作中,他一方面其继承和发扬了以吴伟为典范的浙派山水画艺术的同时,也发挥自己的个性,创造出属于自己又具有浙派特点的画风。虽然他自己所进行的力所能及的变革,没有能在以南京为中心的浙派画家群中造成更大影响,从而光大或拯救浙派。但是,其本身所进行的艺术尝试,却很好的呈现了浙派山水画骤然沉潜的历史情形,也为认识这一现象提供了观察点。

 

     蒋嵩的画风特点在《画史会要》中讲:“(蒋嵩)山水、人物派从吴小仙出,多以枯笔为之,最入时人之眼。”《明画录》又说:“山水宗吴伟,喜用焦墨枯笔,最入时人之眼,然行笔粗莽,多越规度。”这些评价准确地概括了蒋嵩山水画的特点。蒋嵩是金陵人,金陵是吴伟影响力最大的地区。我们从现存传世的蒋嵩画来看,吴伟风格十分明显;但同时也有“越规度”。现藏于天津博物馆的这幅《秋江归棹图》就是蒋嵩山水画的代表性作品。此画为绢本设色,纵189.6厘米,横104厘米。图中远山如黛,江面微微泛波,几只鸬鹚觅食归途,一叶小舟悠然浮在水面上。船夫回头张望岸边,船尾一老者闲适地看书,任凭小舟在水中飘荡。岸上有山石树木,水边有芦苇丛丛,一派醉人的秋季风光。画面层次感极强,布局优美,远山、近水、山石、树木、芦苇搭配相得益彰。内容丰富,意境简淡,水墨厚重。山石兼皴带染,笔墨滋润。作者署款“三松”,下钤“三松居士”、“徂徕山人”二印。图中及裱边钤近人萧绍庭“清群簃鉴赏”、“覠公鉴藏书画印”、“邵庭审定”、“拜石园珍赏”鉴藏印数方。

 

     从构图上来讲,此幅作品也有吴伟的一些影子,但是如此简单的构图,在吴伟的作品中不多见。而从笔墨和造型方面来看,画面仍然是使用了疾速迅捷的用笔,大量的水墨渲染分出浓淡,近处较小的石头造型通过斜向的用笔造成一种“势”,与上面伸出的岩石造成一种力量的冲突,将观众的观点引向画面中心的渔舟。画面的这种速度与力量的感受和气氛,在一般浙派山水画中是比较常见的风格特色。画家构图于此相近似的作品传世不止一件,还有如故宫博物馆所藏的《渔舟读书图》、《芦州泛艇图》等。此画在用笔造型上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画家极力的减少了线条的运用。在吴伟、张路等人的绘画中用来表现山石轮廓的大而猛的线条在此画中基本看不见,仿佛画家在进行山石的造型时,没有进行营构一样。物象的形体完全通过水墨的渲染和皴笔来实现,在山石的轮廓处,往往用重墨染就,突出的石头则用斧劈的皴法和淡墨画出机理,这种做法,非常像后来西洋的水彩,是一种以面造型的方法,显得厚实而透明。这种画法带来的结果,是那些豪纵的用笔与放肆的水墨渲染,都被很小心地收拾在具体的山石形体之中。加上山石之外,在水边的芦苇,水面的滩头,石头上的树木等很多地方,又有比较仔细的勾勒点染,整幅画面又相对得显得比较沉稳而含蓄。

 

     总的来看,蒋嵩的山水画在发展吴伟粗狂豪放的风格基础上,又有其独到之处:主要是构图上更加平稳开阔,如《秋江归棹图》中水面和远山的处理空间开阔,无限深远;在水墨用笔上,虽然仍然是用水墨涮扫的办法,但那种粗纵的用笔明显减少了。此外,山石、树木力求一种浑厚华滋、淡雅润泽的效果,而不是一味追求恣肆夸张,豪迈逸纵的审美趣味。在具体的表现过程中,山石造型的笔墨形式与画面出现的审美趣味结合紧密,共同表现主题。詹景凤在《詹氏性理小辨》说蒋嵩“学倪元镇,而变其法。”具体到笔墨技法而言,未必是实言。但是从画面的审美情趣而言,毋庸置疑,明显地从《秋江归棹图》就可以看出其带着后来吴门画派的审美趣味了。在谈论吴伟一类画风都会提到其吸收元人笔墨技法,将笔墨的形式美感凸现出来。而蒋嵩更是将吴伟的这一发展趋势继续下去。但是蒋嵩和吴伟的画有一个根本不同,就是吴伟重在笔踪用线的方式变化,从而出现新的审美趣味,而蒋嵩则重在通过面的造型,将纵放的笔墨含蓄于严谨的造型之中,从而使作品变得少躁动而平添几许温润之感。蒋嵩的画在体现他的表现力的同时,也向我们昭示出其审美趣味的变化,这也是一种画风演变的过程,同时可以看到明代中期浙派山水画开始走向一种蜕变,并不是浙派山水画走向了没落。

 

     蒋嵩,字三松,号徂来山人、三松居士,江宁(今江苏南京)人。生卒年不详,从艺活动约在成化、嘉靖间。属于浙派后期画家,擅长山水、人物,宗学吴伟。其山水以粗笔取胜,惯画金陵一带的景致。其代表作有《渔舟读书图》轴现藏故宫博物院,《秋林读书图》现藏山东省博物馆,《携琴看山图》轴现藏故宫博物院,《松下箸履图》轴,现藏南京市博物馆。


478